• <tbody id="fkpnt"></tbody>
  • <bdo id="fkpnt"></bdo>
  • <menuitem id="fkpnt"><dfn id="fkpnt"></dfn></menuitem>
    <bdo id="fkpnt"></bdo>
    1. <bdo id="fkpnt"></bdo>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1.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td id="fkpnt"></td></div></track>

            <li id="fkpnt"></li>

              1. <li id="fkpnt"><s id="fkpnt"><strong id="fkpnt"></strong></s></li>

                以下记载的事例 实属真人真事,如有雷同,那绝对是巧合…

                我这人记性不好,不说扭脸儿就忘吧也没比那强多少,所以脑子里轻易不装什么细节,不是不想记住,而是少有情节可以强烈到让我不能忘。

                但惟独那个下午。

                就像被施了东非古老的咒语,每每回忆那天,我甚至仍旧闻的到马赛马拉?#23548;?#21320;后特有的阳光味道,混着干草味儿,眼前于是一片晃眼的金黄…

                那是我们肯尼亚之旅的第四天,一行人已然被肯尼亚具有强烈腐蚀性的悠闲散漫氛围彻底催化,虽然明知已无限接近梦幻的马赛马拉,但已不似先前行程中那般抓耳挠腮上窜下跳迫不?#25353;?#30340;连比划带吆喝。"从浮躁的期待到更?#38590;?#30340;热切"--导游称赞我们已完成了作为第一次到肯游客的第一个重要转型。

                四点一到,弟兄几个左手相机右手DV,胸前?#26131;?#32418;外?#25925;?#39640;倍望远镜,趿拉着舒服的夹脚?#38386;琍颠儿P颠儿的跟在导游后头,听话的孩子一样雀跃着雀跃着,向梦见无数次的马赛马拉悄然挺进…

                到了那儿,才知?#38647;?#24049;词汇量有多?#26007;Γ?#21040;后来我除了"好!好啊!美!美啊!好美啊!"真就说不出其他新鲜的了;

                到了那儿,也才知道人类进化的有多不合理多不完善,就觉得两只手是怎么着也不够用,抓起这个放下那个,俩手都快系上了还是觉得不够快不够好。

                真跟导游说的是的--把相机随便往哪儿一放 取景器里都会是张好照片…

                接近了 接近了,我之所以被记忆难得的"烙印"了一下的原因。

                在天空被落日染红的时候,我们碰上了狮群。

                当时导游特轻描淡写的玉手一指说:"狮子们。"我们几个跟被这仨字烫着了是的刷的全体起立,顺着手指的方向张着嘴争相行注目礼,那专著程度决不亚于当年高考看榜。23只母狮+1头雄师,光数量就让我们其中一哥哥感动的眼眶直湿:"当年动物世界也就这阵势啊!这回咱哥儿几个可是现场版挖!真TM是来对了啊!…"(以上省略约15分钟长的抒情语录)

                从狮子?#24039;?#22411;蹲守的分布上,司机和导游一致认为,狮子们的晚餐时间快到了,而不远处悠然的一小撮角马估计已被登记为今晚的主菜。

                "捕食往往要花很长时间等待时机,我们等?还是走?"导游问

                我们?#27604;?#20915;定等--这是我们这茬人在此次旅行中第一回志同道合不用举手表决。

                等待果然漫长,但从不无聊。带着特有香味的晚风中,大家轻声的聊着天,我?#23380;?#31383;户,尽情懒散着,左臂不知不觉,?#37027;幕?#20986;了窗外,滋滋润润的暴?#23545;?#36710;外晃悠…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大家用?#20272;?#30340;低音聊着早餐?#35828;?#20013;好吃的牛肉香肠,我乐着说:"我一口气吃了6根,险些撑死…" 话出口之后 我低着头自嘲的等着这帮损友们的奚落 过了几秒 周围是一片不自然?#32842;?

                "至于吓成这样么…也没多到能让你们几个噤若寒蝉的份上吧?!"说完了我把视线从脚尖上移到众人脸上 发?#20013;值?#20960;个神情颇戒备 说严重点…是紧张严肃。

                "干吗?批斗我?至于么你们?!我吃你们家的了?再说我又没浪费!我还就…"话没说完,突然感觉耷拉在窗外的左臂指尖上一阵被稍有点硬的动物毛皮划过的感觉,我觉得我的心死了一秒…

                说实话我当时第一?#20174;?#19981;是抽手也不是回头看,而是想大?#23567;?#21040;真不是吓的,而是那毛皮的麻痒触感挠到了神经末梢。不过还好在嘴张开的一?#24067;?#30475;到导游镇静的神情,她说:"别动,别怕。"

                我怕,但我没动。我的时间在那一刻凝固了。

                事后,坐我旁边的?#20540;?#35828;,当时我的脸很悲?#22330;?/FONT>

                当那?#24187;?#20029;健硕的母狮旁若无人的悠然走出威胁我手指的范围时,?#30340;?#30340;哥儿几个一轰而上,拽着我的右臂、头发、?#36335;?#39046;子、脚脖子…一把从窗口把我瞬移到?#21040;?#37324;头的旮旯,而我委顿了将近1分钟才从石化的状态下复原。之后导游说,他带了这么多年团还真没碰上谁有机会摸狮子的。虽然无论从什么角度看,也应该说是被狮子摸…

                后怕之后是彻夜的兴奋难平,哥儿几个叙述的版本全都不一样,但都一个一个眼放精光不厌其烦的描述着耸人听闻的细节,当时那狮子怎么悄没声息的出现在我们车旁,当时我如何在夕阳暖风中得意忘形门户大开,他们在发现后为了怕我行为过激反而惊到猛兽而如何沉着镇静大义灭?#31069;?#35273;察大事不妙后我又如何狼容失色,他们几个营救时如何奋不顾身眼疾手快云云…那晚的篝火旁,几个人放肆的笑着叫着胡闹着。

                那一天,我成了草原的传说。

                小龙的草原传说

                详细信息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