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fkpnt"></tbody>
  • <bdo id="fkpnt"></bdo>
  • <menuitem id="fkpnt"><dfn id="fkpnt"></dfn></menuitem>
    <bdo id="fkpnt"></bdo>
    1. <bdo id="fkpnt"></bdo>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1.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td id="fkpnt"></td></div></track>

            <li id="fkpnt"></li>

              1. <li id="fkpnt"><s id="fkpnt"><strong id="fkpnt"></strong></s></li>

                以下記載的事例 實屬真人真事,如有雷同,那絕對是巧合…

                我這人記性不好,不說扭臉兒就忘吧也沒比那強多少,所以腦子里輕易不裝什么細節,不是不想記住,而是少有情節可以強烈到讓我不能忘。

                但惟獨那個下午。

                就像被施了東非古老的咒語,每每回憶那天,我甚至仍舊聞的到馬賽馬拉旱季午后特有的陽光味道,混著干草味兒,眼前于是一片晃眼的金黃…

                那是我們肯尼亞之旅的第四天,一行人已然被肯尼亞具有強烈腐蝕性的悠閑散漫氛圍徹底催化,雖然明知已無限接近夢幻的馬賽馬拉,但已不似先前行程中那般抓耳撓腮上竄下跳迫不及待的連比劃帶吆喝。"從浮躁的期待到更幽雅的熱切"--導游稱贊我們已完成了作為第一次到肯游客的第一個重要轉型。

                四點一到,弟兄幾個左手相機右手DV,胸前掛著紅外夜視高倍望遠鏡,趿拉著舒服的夾腳拖鞋P顛兒P顛兒的跟在導游后頭,聽話的孩子一樣雀躍著雀躍著,向夢見無數次的馬賽馬拉悄然挺進…

                到了那兒,才知道自己詞匯量有多貧乏,到后來我除了"好!好啊!美!美啊!好美啊!"真就說不出其他新鮮的了;

                到了那兒,也才知道人類進化的有多不合理多不完善,就覺得兩只手是怎么著也不夠用,抓起這個放下那個,倆手都快系上了還是覺得不夠快不夠好。

                真跟導游說的是的--把相機隨便往哪兒一放 取景器里都會是張好照片…

                接近了 接近了,我之所以被記憶難得的"烙印"了一下的原因。

                在天空被落日染紅的時候,我們碰上了獅群。

                當時導游特輕描淡寫的玉手一指說:"獅子們。"我們幾個跟被這仨字燙著了是的刷的全體起立,順著手指的方向張著嘴爭相行注目禮,那專著程度決不亞于當年高考看榜。23只母獅+1頭雄師,光數量就讓我們其中一哥哥感動的眼眶直濕:"當年動物世界也就這陣勢啊!這回咱哥兒幾個可是現場版挖!真TM是來對了啊!…"(以上省略約15分鐘長的抒情語錄)

                從獅子們扇型蹲守的分布上,司機和導游一致認為,獅子們的晚餐時間快到了,而不遠處悠然的一小撮角馬估計已被登記為今晚的主菜。

                "捕食往往要花很長時間等待時機,我們等?還是走?"導游問

                我們當然決定等--這是我們這茬人在此次旅行中第一回志同道合不用舉手表決。

                等待果然漫長,但從不無聊。帶著特有香味的晚風中,大家輕聲的聊著天,我靠著窗戶,盡情懶散著,左臂不知不覺,悄悄劃出了窗外,滋滋潤潤的暴露在車外晃悠…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大家用庸懶的低音聊著早餐菜單中好吃的牛肉香腸,我樂著說:"我一口氣吃了6根,險些撐死…" 話出口之后 我低著頭自嘲的等著這幫損友們的奚落 過了幾秒 周圍是一片不自然沉默

                "至于嚇成這樣么…也沒多到能讓你們幾個噤若寒蟬的份上吧?!"說完了我把視線從腳尖上移到眾人臉上 發現兄弟幾個神情頗戒備 說嚴重點…是緊張嚴肅。

                "干嗎?批斗我?至于么你們?!我吃你們家的了?再說我又沒浪費!我還就…"話沒說完,突然感覺耷拉在窗外的左臂指尖上一陣被稍有點硬的動物毛皮劃過的感覺,我覺得我的心死了一秒…

                說實話我當時第一反應不是抽手也不是回頭看,而是想大叫。到真不是嚇的,而是那毛皮的麻癢觸感撓到了神經末梢。不過還好在嘴張開的一瞬間看到導游鎮靜的神情,她說:"別動,別怕。"

                我怕,但我沒動。我的時間在那一刻凝固了。

                事后,坐我旁邊的兄弟說,當時我的臉很悲壯…

                當那只美麗健碩的母獅旁若無人的悠然走出威脅我手指的范圍時,車內的哥兒幾個一轟而上,拽著我的右臂、頭發、衣服領子、腳脖子…一把從窗口把我瞬移到車緊里頭的旮旯,而我委頓了將近1分鐘才從石化的狀態下復原。之后導游說,他帶了這么多年團還真沒碰上誰有機會摸獅子的。雖然無論從什么角度看,也應該說是被獅子摸…

                后怕之后是徹夜的興奮難平,哥兒幾個敘述的版本全都不一樣,但都一個一個眼放精光不厭其煩的描述著聳人聽聞的細節,當時那獅子怎么悄沒聲息的出現在我們車旁,當時我如何在夕陽暖風中得意忘形門戶大開,他們在發現后為了怕我行為過激反而驚到猛獸而如何沉著鎮靜大義滅親,覺察大事不妙后我又如何狼容失色,他們幾個營救時如何奮不顧身眼疾手快云云…那晚的篝火旁,幾個人放肆的笑著叫著胡鬧著。

                那一天,我成了草原的傳說。

                小龍的草原傳說

                詳細信息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