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fkpnt"></tbody>
  • <bdo id="fkpnt"></bdo>
  • <menuitem id="fkpnt"><dfn id="fkpnt"></dfn></menuitem>
    <bdo id="fkpnt"></bdo>
    1. <bdo id="fkpnt"></bdo>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1.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td id="fkpnt"></td></div></track>

            <li id="fkpnt"></li>

              1. <li id="fkpnt"><s id="fkpnt"><strong id="fkpnt"></strong></s></li>

                作者簡介
                林東海
                1977年10月畢業于沈陽藥大
                曾任沈陽藥大藥廠總經理
                退休于煙臺大學
                喜歡旅游、攝影、讀書
                是個旅游愛好者。

                  這次去非洲肯尼亞的首發團,由于某種原因,我的沒能及時報上名。在臨行的前十幾天,接到龍人公司薛總的電話,一名隊友為了照顧年邁多病的母親,不得不放棄了名額,我喜出望外的欣然接受了。王恒經理以最快的時間為我辦好了簽證等一切手續和注意事項,使我暗暗贊嘆龍人旅行社的工作效率。


                  肯尼亞之旅開始了,3月14日晚間,在廣州白云機場,首發團的12名團員登上了肯尼亞KQ887航班。經過近14個小時的航程,終于在第二天的清晨降落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肯雅塔國際機場。



                  當走出航站樓時,一股沁人肺腑的非洲清新空氣迎接了我們。接待我們的是龍人旅行社的曹導和胡導及Duncan和Peate兩位黑人司機,高大威猛的兩輛豐田陸地巡洋艦赫然標明著紅色的“龍人”兩個字。當兩位黑人朋友微笑著向我們說出中文“你好!”時,頓時我們倍感親切,旅途的疲倦一掃而盡。


                  我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距離內羅畢240公里的安布塞利國家公園,面積大約400平方公里。經過近二個小時的行程,非洲的第一高峰乞力馬扎羅山出現在我們的左前方,接近赤道的乞力馬扎羅山頂終年覆蓋著皚皚白雪,是自然界非常罕見的奇觀。預計幾年后,由于氣候變暖,積雪已逐漸融化。山頂就將變為光禿禿一片,動植物也會因此死亡或者遷徙他處。 由于云霧繚繞,平時很難見到她的雄姿,我們爭先恐后的拿出相機與她合影留念。


                  在進入安布塞利國家公園后,首先發現的是五只鴕鳥,然后是龐大的斑馬群,美麗的線條以及體色使我們驚嘆不已。緊接著一群角馬,遠處又出現有象群,大約有十幾只,好像是一個家族。在車的右側出現了漂亮的羚羊,曹導告訴我們這是湯姆遜瞪羚,它們非常機敏,邊吃草邊警覺地觀察周圍的動靜。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各種鳥類。我是第一次見到這樣近距離、這樣多的野生動物,和大家一樣,驚嘆!興奮!拍照,發微信照片。不知不覺絢麗的晚霞已經掛在這莽莽的原野的天際。


                  第二天早餐后,我們乘車前往阿布岱爾國家公園,并入住樹頂酒店,這座酒店因英國女王下塌而聞名于世。隨著夜暮降臨,疣豬、羚羊、斑馬、野牛、大象非常有次序的來到酒店的水塘旁,舔鹽、飲水、打鬧、洗澡,有些在酒店的底層慢慢走過,有些在遠處的草叢中悠然漫步,我們坐在酒店的的四樓的看臺上或房間的窗戶前,驚喜地拍攝并欣賞它們千姿百態的野趣,享受著這奇妙的視覺大餐。


                  我們前往的第三個野生動物國家公園是納庫魯國家公園,她坐落在東非大裂谷之中,是非洲為保護鳥類最早建立的國家公園之一,而納瓦沙湖是東非裂谷里的明珠,當我們來到湖邊時,遠遠地望去,湖水被天空映得碧綠,襯著幾座遠近不同的青山,湖中散落的枯樹以及停留在樹枝上的各種鷹給一種原始野性的美,留給人們種種神秘的幻想。


                  據導游介紹納瓦沙湖是兩百多種鳥類的樂園,有各種鷺鳥、鵜鶘、鸛、鸕鶿等。我們分別乘坐兩只小船進入湖面,納瓦沙湖不愧是“觀鳥天堂”,最多的是魚鷹,船夫吹了幾聲口哨,然后扔下一條小魚,魚鷹很快的從樹上急降下來飛到湖面銜起魚,而后飛回樹上,魚鷹出動整個過程只有幾秒,可惜我的相機未能拍到理想的照片。我第一次看見“鵜鶘”的水鳥,因為它體型較大,白色羽毛,嘴長約30多厘米,具有下嘴殼與皮膚相連接形成的大皮囊;皮囊可以自由伸縮,飛起來顯得頭重腳輕,速度不是很快,容易拍攝。突然,我們看見湖面上有一群河馬時而浮出水面,時而潛入水下,我數了有五只河馬。在河馬的不遠處有三位黑人漁民站在齊腰深的湖中捕魚,當見到我們時,手里自豪地舉著約有二斤多重的鱸魚展示在我們面前,他們的笑容定格在我的相機中,同時也映入我的心里。當晚入住附近的“鄉村俱樂部”,在我們的房間周圍,有成群的猴子,非洲大羚羊,盛開的仙人掌花,高大傘狀的金合歡樹,樹上悅耳的鳥鳴,給我們的感覺,好像是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


                  最后一站是馬賽馬拉野生動物保護區,馬賽馬拉位于肯尼亞西南部與坦桑尼亞交界地區,被認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野生動物保護區。我國的著名電視節目《動物世界》中的許多鏡頭就是在這里拍攝的。長頸鹿在廣袤的草原上,邁著優雅的步伐,時而摘食著樹葉,時而靜靜看著我們這些不速之客。小象依偎著象媽媽和幾十只大象一起慢慢地前行。



                  在一叢灌木中,一只雄性獅子處守護著熟睡的五只小獅子,無論我們怎樣拍照、圍觀,這頭獅子王只是平靜的與我們對視,真有一種泰山壓頂不皺眉的氣勢。我們和5~6輛越野車正在圍觀一只獵豹,這只獵豹正在懶洋洋地曬著太陽,突然坐起擺一個Pose,又信步向我們走來,穿過我們越野車頭也不回的走向草原深處。最讓我震撼的是,在馬塞馬拉的草原上,看到一只正在啃噬野牛尸體的獅子,面對著數架照相機獅子旁若無人的撕咬著,喘息著,我們可以清晰的看見它那張血盆大口和沾有血跡胡須與利齒,陣陣的血腥味迎面撲來。我一邊緊張的拍攝,一面在想,這就是血淋淋弱肉強食啊!


                  馬拉河,是肯尼亞馬賽馬拉和坦桑尼亞塞倫蓋蒂國家公園之間野生動物來回遷徙的必經之路,在世界壯觀野生動物大遷徙中占有重要地位,暴漲的激流和鱷魚的狙擊是最艱難而壯觀的一幕。這曾是中央電視臺野生動物大遷徙的拍攝地。現在不是動物遷徙的季節,看不到壯觀野生動物橫渡馬拉河。在司機和導游的引導下,我們還是看到了馬拉河里恐怖的鱷魚和龐大的河馬群。


                  自然界的生靈都在為自己生存而掙扎著、拼搏著。人類有超越其他物種的智商與情商,在發明鉆木取火、計算機、互聯網的同時也帶來了環境污染、食品安全、資源匱乏等。我們應該有效地維護賴以生存的環境,否則我們的子孫有一天,也會像馬塞馬拉草原的角馬群那樣,為了生存從一片荒涼的草地,冒著兇殘鱷魚攔截和冰冷的河水,遷徙到另一片草原去。那我們人類能遷徙到什么地方呢,是海洋?還是月球?


                  我們還體驗到了在零度赤道南北兩個半球的差異,以及雙腳同時踩踏在南北半球橫跨赤道的喜悅。觀看了“地球的傷疤”的東非大裂谷奇觀,欣賞了首都內羅畢的異國風情。


                  總之,興奮、快樂、刺激、發微信、傳照片始終伴隨著我們這次首發團肯尼亞的神奇之旅。






                說出我的故事 我的肯尼亞神奇之旅

                詳細信息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