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fkpnt"></tbody>
  • <bdo id="fkpnt"></bdo>
  • <menuitem id="fkpnt"><dfn id="fkpnt"></dfn></menuitem>
    <bdo id="fkpnt"></bdo>
    1. <bdo id="fkpnt"></bdo>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1.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td id="fkpnt"></td></div></track>

            <li id="fkpnt"></li>

              1. <li id="fkpnt"><s id="fkpnt"><strong id="fkpnt"></strong></s></li>

                薛文英 肯尼亞龍人貿易(旅游)有限公司首席代表
                    肯尼亞唯一資深中國獨資旅行社創立者
                   改革開放后中國第一批赴肯人士之一

                本文轉載《時尚北京》2016(4)  作者:林赪云


                  在非洲東部,跨越赤道線,有一個古老神秘的國家――肯尼亞。從北京到肯尼亞,直線距離9032公里,飛行時間約15小時,這樣遙遠的距離,使得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去到肯尼亞一次。薛文英在飛往肯尼亞之前,也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到這樣一個地方,還扎根了這么多年。
                  薛文英是“半個”北京人,身為女人,她無疑是一個女強人,她所擁有的魄力和膽識,令人心生欽佩。26年前,轉業后下海經商失敗的她面對困境,做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決定――出國,去非洲。這在很多人看來都是“拍腦袋”做出的決定,因為她的理由也是那么的令人難以置信,“我有一個朋友,她在肯尼亞呆了很多年,她知道國內生意不好做,跟我說你們來肯尼亞吧,肯尼亞特別好,特別美麗。”薛文英笑道,“我當時想,好,我怕什么呢?這就去了。”
                  初到異鄉
                  “內羅畢美么?”
                  “美啊,太美了!”薛文英說,“那天我穿了一身白衣服,頭戴一頂敞帽,就像去度假一樣。”“到了內羅畢,那么小的一個城市,到處都是花,人也很少,安安靜靜的。”
                  回憶起初到肯尼亞的時光,薛文英首先想到的都是美好,“我們都以為非洲肯定會很熱很曬,但其實根本不是,那里氣候很好,空氣也好。”
                  但一個初到異鄉的旅人,身上又沒有太多的錢,怎么可能不艱難?那時的非洲情況跟歐洲不同,不允許外國人打工,這與他們最初的設想相悖。“身上錢不多,又找不到工作,無法立足。”薛文英回憶道,“那時候很多人帶著幾十美金都出去闖美國,我們情況還算好一點。”
                  正在愁眉不展的時候,一位開美容院的朋友給她出了個主意,“我之前是搞醫的,會一點按摩,她就偷偷的幫我約一些客人來做中式按摩。”薛文英說。就這樣,薛文英成功捱過了她到肯尼亞之后的第一個“坎兒”,解決了最初的溫飽問題,也是受這位朋友的啟發,薛文英確定了她在肯尼亞最初的發展方向――診所,公司定名為龍人。
                  小診所使薛文英夫婦在肯尼亞有了立足之本,基本的生存需求滿足后,薛文英夫婦又逐漸擴展些其他業務,開始做些進出口貿易。
                  跟大多數華人所面臨的一樣,他們沒有學過英語,語言不通。那時肯尼亞的華人很少,加起來也才200人,英語好的就更加少,資金上也不足以支撐他們請專業翻譯,最后在大使館的幫助下,他們和一些公派的翻譯成為了朋友,才解決了燃眉之急。
                  很快到了1993年,鄧小平同志再度南巡,國內大踏步改革,經濟開始復蘇,很多人不愿再出國,遠在肯尼亞的薛文英夫婦聽到祖國的消息,猶豫不決,“我們那時候干到一半了,放掉吧,可惜,回來吧,不甘心。”薛文英回憶道,夫婦倆考慮再三,最終決定,一定要在肯尼亞做出成績,“帶著成績回國。”


                中肯之間不斷的貿易往來提高了肯尼亞居民的生活水平,

                由中國企業承建的蒙內鐵路也在有序施工中,

                “現如今肯尼亞的發展與中國密不可分。"


                  名利雙收
                  2000年以前,不僅中國人對肯尼亞缺乏了解,肯尼亞人對中國了解也很少,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中國在哪,“那時我們填一張匯票,收款地是深圳,他們都不知道深圳是哪,給弄到臺灣去了。”薛文英回憶道,在那時的肯尼亞人眼中,你如果有了一點資產,那就一定是“Japanese”。
                  在非洲人眼中,人是“非黑即白”的,所以盡管當時肯尼亞人對中國人并不了解,但中國人在那邊還是頗受尊重的。由于物資匱乏,彼時肯尼亞的生意非常好做,“遍地是黃金”,慢慢的,他們也積累了一些資本,住起了花園別墅。
                  “在那邊,最多的時候,我們同時雇傭了四五個傭人,有花園工,有做家事的,還有司機。”薛文英說,“這樣的生活,除了非洲,在其他地方是根本不能想象的。”
                  肯尼亞的貧富差距很大,大部分肯尼亞當地人是很貧窮的,但是在這種貧窮的生活下,肯尼亞人卻始終保持著相當樂觀的心態,“他們雖然貧窮,但是卻從不仇富,對于生活也是肆意瀟灑,及時行樂,”薛文英說,眼神中透著回憶,“我的花園工是個特別有意思的人,每次剛發了工資他就會消失好幾天,出去喝酒玩樂。”
                  “等錢花完了他再回來?”
                  “是的,”薛文英笑著說,“你別看他們生活水平不高,但卻活的相當細致,每天都要換一身干凈衣服,就算沒錢買好的衣服,買些處理品便宜貨,也要每天換一身,頗有些英國紳士的意思。”
                  有了好的物質基礎,那幾年薛文英可以說生活的相當愜意,然而優渥的生活沒有麻痹她的神經,她始終覺得,最適合他們生活的,還是國內,他們計劃著回國。
                  造化弄人
                  “1998年的時候,想大賺一筆然后帶些資金就回國了,”薛文英回憶道,透著些許無奈,“結果全賠進去了,還背了債,我們當時把所有資金都調去做那一趟貨。”原定的貨物一箱翻入海底,一箱在港口被人冒領,雖然最后追回,卻誤了貨期,買方拒絕收貨。
                  多年心血,毀于一旦,“那時真的是精疲力盡,足足花費有一年,”巨大的資金投入和精力投入令薛文英夫婦苦不堪言,“過了最佳銷售期,貨都賣不出去,壓在手里,那時候我的房子里堆的全部都是那批貨。”
                  柳暗花明
                  沒有錢了,他們只能一點一點地賣存貨,勉強維持生計,雖然艱難,薛文英卻樂在其中,“收入雖然不多,但很舒適,沒有太多要操心的。”而就在這困窘萬分的日子里,她又有了新的想法“當時經常會有些國內來的朋友去那邊考察,來了都是我們接待,住在我們家,我就想,那為什么我不做旅游呢?”薛文英說。
                  “況且肯尼亞真的是很適合旅游的一個地方。”在肯尼亞這些年,薛文英幾乎把肯尼亞所有的地方都跑遍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我坐在一個大帳篷旁邊,身邊都是草,余暉照在我的臉上,我拿著一杯酒,捧著一本書,不遠處走的、跑的都是動物……”她一邊說著,眼神里透露出興奮的光,“多有味道,多有情調啊!”
                  彼時肯尼亞的旅游業并不發達,中國國內出境游的也很少,更別提去非洲,“這都不是問題,”薛文英說,“當時我就想,不管怎樣先注冊下來。”就這樣,1998年龍人旅游公司成立,于2002年開始運營。
                  也是從這時起,薛文英開始了兩邊跑的生活。
                  “那時候宣傳肯尼亞旅游,大家都很吃驚,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肯尼亞是什么地方,”回憶起那時,薛文英說,“直到2004年,中肯雙邊旅游協議簽了,人就開始多了。”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中肯雙邊旅游協議正式實施后,他們的生意逐漸步入正軌,而2015年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一次“尋根之旅”則讓更多的人認識了肯尼亞,“也是把雙刃劍吧,肯尼亞的中國旅行社多起來了,競爭也激烈起來。”薛文英說,“我們大概勝在人比較老實可靠吧,大家比較信任我們。”
                  薛文英說,其實做肯尼亞旅游利潤并不高,機票、車費、門票開銷都比較大,“淡季的時候可能利潤只有幾十美金。”薛文英說,“很多人為了壓低價格,都帶游客去一些門票低廉,甚至免費的地方看,很多美麗的景色都沒有看到,那樣人回來之后就覺得肯尼亞很窮、很破,其實不是這樣的。”
                  說到在肯尼亞這些年的變化,薛文英笑言:“如果用日新月異來形容前十年中國的變化,那肯尼亞真的是,出去幾年再回來,連空氣都還是原來的。”
                  不過最近幾年,肯尼亞還是有了一些變化的,中肯之間不斷的貿易往來提高了肯尼亞居民的生活水平,由中國企業承建的蒙內鐵路也在有序施工中,“現如今肯尼亞的發展與中國密不可分。”薛文英說。
                  落葉歸根
                  在肯尼亞生活過的很多人都有“肯尼亞情結”,薛文英也不例外,但她卻始終沒有在那里買房,“那不是我的家啊,”薛文英說,“不管在外生活多少年,我始終覺得,我這把骨灰還是得撒在國內。”
                  薛文英語速很快,一個干脆利落、風風火火的人。盡管她在國外度過了這些年,我依然能清楚地感覺到,坐在我面前的,依然是那個仗義執言、正直勇敢的,朋友們口中的那個“英英”。






                薛文英 我在肯尼亞的20年

                詳細信息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