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fkpnt"></tbody>
  • <bdo id="fkpnt"></bdo>
  • <menuitem id="fkpnt"><dfn id="fkpnt"></dfn></menuitem>
    <bdo id="fkpnt"></bdo>
    1. <bdo id="fkpnt"></bdo>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1.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td id="fkpnt"></td></div></track>

            <li id="fkpnt"></li>

              1. <li id="fkpnt"><s id="fkpnt"><strong id="fkpnt"></strong></s></li>


                作者 小米


                  2016年6月23日大家從各自的城市出發前往廣州匯合,開始了10天7晚的肯尼亞大遷徙前鋒團之旅。到達非洲東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機場,在老戰友、龍人旅行社總經理張紅宇的親自陪同下,我們經歷了肯尼亞的驚喜與歡樂。




                  根據科學家發現,最早的人類是從大約250萬年前的東非開始演化的。



                  大約200萬年前,遠古人類有一部分離開家園,進入北非、歐洲和亞洲廣袤的地帶。大約到15萬年前,東非進化出了智人。大約7萬年前,智人仿佛脫胎換骨,從東非擴張到阿拉伯半島,并很快席卷了整個歐亞大陸。現代科學家通過全球采集DNA樣本,追蹤人類遷徙路線,揭開了人類祖先的謎底。



                  去東非看看人類祖先的發源地,是多么令人神往的一件事,肯尼亞、肯尼亞、肯尼亞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沒出發之前,以為肯尼亞在赤道附近,又是夏季,肯定曬得很熱很熱,紅宇兄在微信朋友圈里說,當地早晚涼,囑咐大家帶件薄羽絨服,我還將信將疑。到了肯尼亞,才體會到肯尼亞的熱帶草原氣候,全年最高平均22-26度,最低10-14度,常年處在春秋氣候,房間里和車子上都不用空調,空氣清新,絕對宜居。


                  肯尼亞以農業和旅游業為主,我們沿途一路看到大片的草原、丘陵與河流,成片的小麥和玉米作物,還有成群悠閑的野生動物。


                  早上含有露水的草場是食草動物的天堂,傍晚食肉動物多開始狩獵。


                  而當地人吃的最多的食物是一種用玉米面制成的"烏伽黎(Ugali)",生靈們如此循環往復,怪不得祖先們可以在此和各種野生動物共同繁衍生息幾百萬年。   


                  角馬生來依草而居,為了尋找富饒的草場,成千上萬的角馬隨著季節的變化,在東非的肯尼亞和坦桑尼亞草原循環遷徙,場景甚為壯觀。據說,角馬不認路,所以常常請斑馬帶路,但斑馬比較懶惰,有了吃的就不想走,常常需要勤奮的角馬來督促上路,兄弟倆搭配正好相得益彰。


                  過了河的角馬悠然自得地吃著大片的草場,全然忘卻了路途上的兇險,一路上也許只有它們的父母會懷念弱小掉隊的或者被鱷魚、河馬蠶食的孩子,并照看其他孩子跟上大部隊。


                  人類作為雜食動物,可以想象幾百萬年來,也曾如同角馬群這般周而復始的遷徙,勇者沖鋒在前,宗族緊隨其后,乃至越走越遠,尋找到新的大陸。我想,人類的遷徙不外乎兩種,或是在資源匱乏生存壓力巨大的時候,主動外出尋找新空間的移民,或是由于戰爭瘟疫災荒而無奈背井離鄉的難民。


                  如果說旅游者也是一種短暫遷徙的話,那只為好奇地觀光另一塊天底下的世界和生靈。


                  看著東非大草原上悠閑的動物,使我想起了《阿含經》所描述的人間場景,在須彌山四方有四大部洲,其中,東非大草原更像是西牛賀洲,到處是牛馬和珠玉,人壽五百歲,生活悠哉游哉。


                  而我們身處南瞻部洲,雖人壽百歲,但中途夭折者居多,生活大多窮苦,如要尋求解脫之道的話,惟有以慈悲平等之心,內省與覺悟,透徹生命的本源。



                  全球矚目的新銳歷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在《人類簡史》一書中說到,大約在7萬年到3萬年前,智人出現了新的思維和溝通方式,傳說、神話以及宗教應運而生,雖然智人的基因和環境沒有發生什么變化,但智人卻能迅速改變行為,并將新的行為方式傳給下一代。


                  在人類的發展過程中,精英階層,精神領袖(如高僧和神父)往往是禁欲主義者,而不再像動物一般靠爭奪交配權來傳宗接代。這種對事物和意志的認知革命,使得成千上萬的人可以為了一個理想而奮不顧身,也因此成就了智人對世界的統治。


                  在現代社會,人類也許只要一二十年,就能改變社會結構和人際交往關系。你看,由于互聯網的普及,微信在中國不過才幾年,朋友圈就已經成為實實在在的群體。智能機器人的快速發展,類機器的人類和離不開智能手機的人們,不知道將會把人類社會帶向何方?



                  馬賽人是目前仍居住在東非草原里的原住民。他們熱愛草原上的一草一木,也尊重每一個動物生靈,彼此和平相處,互不干擾。


                  馬賽男人的典型特征是身披紅色長布,無論你在草原的什么地方,很遠就可以看到他。據說草原上的獅子都懼怕馬賽人,紅色大概也是告訴那些動物,我在這里,請不要輕舉妄動。


                  我們在國內出發前曾被告知,不要穿鮮艷的衣服,以避免野生動物的沖動和攻擊,可到了非洲才知道,當地原住民衣著都十分的艷麗,更加喜歡紅色。


                  馬賽人隨身攜帶三件終身不離的東西:長棍、短棰和短刀。在路上,你只要看到馬賽人,就一定看到他手握長棍,至于木頭做的像煙袋鍋似的短棰和防身短刀,大概只有在他與野獸搏斗時才看得清楚。我們到達肯尼亞的第一晚,住在安布塞利國家公園內的SERENA  SAFARI  LODGE酒店,領到的房間鑰匙竟然就拴在一尺多長的短棰上,大家新奇地體驗了一把馬賽人的威武。


                  在馬賽馬拉,我們曾看到馬賽人的歌舞表演,男人們圍著圈唱著歌,大家輪流站出來蹦高,據說姑娘總是嫁給跳得最高的那個人。馬賽人個個身材瘦高,腿長。跳得高,表示身體輕盈,可能在與野生動物相遇時,會有更多的機會與勝算吧。


                  在體育競賽中,長跑是肯尼亞的超強項目,自上世紀80年代后期以來,獲得國際長跑比賽冠軍的運動員中,高達70%-80%為肯尼亞人。


                  他們天生身材修長而健碩,身體構造與鳥類相似,當地部落的年輕人僅需接受幾個月的專業訓練,即可超過歐洲職業長跑運動員。



                 
                  原以為在旅游的第四天到納庫魯國家公園才能看到火烈鳥,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當我們進入肯尼亞第一個國家野生動物公園-安布塞利國家公園時,就在湖邊意外地看到了成群的火烈鳥。


                  大家在車上興奮地喊著,飛起來啊,快飛起來吧,領頭的火烈鳥好像是通了人性,居然帶著成群的火烈鳥在湖面上盤旋了起來,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好好地炫耀式的表演了一把。



                  第三天,我們住進了阿布岱爾國家公園的樹頂酒店,英國伊麗莎白女王曾下榻此酒店,在酒店的窗外是一個大水塘,據說常鋪撒一些鹽,以吸引大象等動物來此。


                  傍晚,我們剛入住進酒店,就神秘并興奮地跟隨紅宇兄走進一樓的地堡,摒住呼吸,透過小窗口,近距離的觀看大象群,以至于在1-2米內與大象的對視中,鹿鹿被大象直視的目光嚇得尖叫了起來,好像它的牙齒和長長的鼻子立刻就能從窗口插進來,這場面好刺激。


                視頻截圖



                  第四天,我們在納庫魯國家公園SAROVA LION HILL酒店門口,看到一只非常漂亮的小鳥在它搭建的鳥窩旁飛來飛去,唧唧喳喳叫個不停。


                  經紅宇兄介紹才知道,這是雄鳥在搭建好的鳥巢旁向雌鳥求愛。看到鳥類以巢做窩,吸引配偶,聯想到我們人類,也難怪年輕人在結婚時,越來越看重有沒有自己的房子呢。
                  當然,草原上的鳥與湖邊的鳥有著很大的不同。我們第七天,在奈瓦沙湖畔,看到成群的鳥類,也許因為鳥太多,而樹的資源有限,它們各個都如同雕塑一般,站在樹枝上,樹尖上,滿數的鳥兒,活像樹上結出了一片肉果,不知它們夜晚將如何安息。




                  在馬賽馬拉國家公園,游客一直在車上,很少可以直接走下來。第五天的傍晚時光,紅宇神秘地說帶大家去看河馬群,并囑咐大家輕輕地走,跟緊,不許出聲。在馬拉河邊的一個轉彎處,河水緩慢流淌,遠處的落日映在河面,發出晶瑩的折光。


                  兩個家族群的河馬俯臥在河水中,在空曠又靜謐的草原上,發出呵呵的喘氣聲。一會兒,一個河馬浮出水面,厥著屁股,快速地擺動,啪啦啪啦地拉出屎橛子,然后繼續將身子沉沒在河水里,只露著小臉和兩只眼睛,偶爾張著嘴巴打個哈欠,這就是它們悠閑的生活。



                  在草原上總能看到一群群母羚羊的里面跟著一只長犄角的公羚羊,它是公羚羊之間爭斗的勝利者。


                  而失敗者只有獨自生存或同類相憐,或者指望來年再戰,以望奪取勝利后的權力。


                  在動物世界里,爭奪交配權是至高無上的,優勝劣汰是自然法則,它們的基因就是這樣代代相傳下來,如果沒有發生基因突變,它們的社會行為在幾萬年里都不會發生顯著的變化,以至延續幾百萬年。



                  在馬賽馬拉國家公園,我們看到了更多族群的長頸鹿。


                  每當我們在車里興奮地叫著,看長頸鹿、長頸鹿!它則總是優雅的享受它的生活。當我們攝像機對準一只悠閑過馬路的長頸鹿時,才發現它正走向求偶的目標,看上去仍然是不緊不慢的紳士風度。




                  在馬賽馬拉最興奮的就是看獅子了。第六天,上午我們車子奔馳在草原上,隨著步話機傳來的消息,急速趕到一地,看到一群非洲水牛正與一群獅子開展爭斗。母獅子帶著一群小獅子對準一頭小牛開展攻擊。


                  大母牛和大公牛分別對獅子開展還擊和驅趕,特別是勇敢的大公牛深入獅群,牛氣沖天,與獅群膠著對峙,堪稱牛群的首領。


                  下午四點,我們再次從酒店出發,遠遠看到河對岸有兩輛旅游車停在一處,肯定有好戲,等我們車子轉來轉去,終于走進那塊草地時,才看到原來有一個獅子正趴在一輛旅行車下面乘涼呢。


                  周圍幾米范圍內,臥在草叢中還有好幾個獅子,只是草太高,幾乎看不清它們。獅子對我們這種鐵馬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它該乘涼的乘涼,該睡覺的睡覺。


                  一會兒,紅宇從步話機里傳出撤退命令,前面有情況,快點跟上。車子在草原里快速的行走,看到一對公獅和母獅在睡覺,紅宇神秘地說,15分鐘之內有好戲。


                  果真不多一會兒,大家就看到了獅子做愛的一幕,還納悶獅子面對鐵馬汽車,怎么一點也不回避啊?!這大概就是東非國家制定的人與野生動物互不干涉的東非原則所致吧。




                  在馬賽馬拉,我們看到成群成片的角馬,斑馬與角馬相比,數量要少得多,碰巧我們看到斑馬排隊就地打滾的一幕。行進中的我們看到了一群斑馬,車子停下來,大家用相機對準斑馬拍照。


                  忽然看到前方一只斑馬臥下來,肚皮朝上連著打了幾個滾,隨后站了起來,向前走去。這時,只聽到鹿鹿叫了起來,快看,快看,后面的斑馬也跟著打滾啦,像是一個儀式,排著隊,一個,兩個,三個,走到我們的前方,打上幾個滾,然后站起來,走過去,真是神奇的不可思議,也許是有什么磁場效應,也許是羊群效應,也許是在向我們鐵馬撒撒嬌呢。


                  動物最柔弱的表現,就是把肚皮朝上,翻給你看。


                  任何一個地點,任何一只動物,任何一株植物,任何一種自然現象,都有它的意識與情感,都能與人類溝通,每一個生靈都值得尊重和敬畏。




                  龍人旅行社作為華人在肯尼亞的第一家地接旅行社,為我們肯尼亞一行提供了非常貼心的細心的安排,五星級酒店的住宿和餐飲。


                安布塞利國家公園


                安布塞利Amboseli Serean Lodge酒店


                安布塞利Amboseli Serean Lodge酒店室外咖啡廳


                阿布戴爾國家公園


                阿布戴爾樹頂酒店ABERDARE NATIONAL PARK TREETOPS

                阿布戴爾樹頂酒店ABERDARE NATIONAL PARK TREETOPS



                納庫魯國家公園Lake Nakuru National Park


                納庫魯酒店Lake Nakuru National Park Sarova Lionhill hotel


                納庫魯酒店Lake Nakuru National Park室外咖啡廳


                馬賽馬拉國家公園


                馬賽馬拉酒店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



                馬賽馬拉酒店

                  奈瓦沙湖國家公園


                奈瓦沙湖酒店


                配備了最好的車輛。


                  印象最深的是我們的司機鄧肯,不論何時何地,只要是客人下車,他總是溫文爾雅的站在車門前,提醒你慢慢下車,或是幫你一把。到了休息的酒店,下車時與你一一道別,他總是提醒你帶好隨身的東西,如果你丟三拉四,他也會及時送到你的手上。


                  在游玩野生動物公園的時候,每當看到有動物出現,他總是慢慢地停下來,給你有拍照和觀賞的機會,Slowly,Slowly,OK,OK,Thank you,Thank you!已成為大家常用的詞匯,歡笑的車廂里總是伴隨著對鄧肯的贊許。


                  就連最難走的馬賽馬拉搓板路,以及被十幾輛車超過之后,一直被揚起的灰土所困擾的情況,在鄧肯的貼心駕駛下,大家仍就是歡聲笑語,跟著鄧肯一起喊,Maasai Mara Road,Maasai Mara Road!孫京和鹿鹿坐在最后一排,吃了不少苦頭,看著他倆為防止顛簸,長時間抓在車頂鐵杠上舉起的雙臂,就讓人心痛。還好,一路的說笑,讓大家忘記了艱辛,進入馬賽馬拉后的喜悅,讓你覺得這一路是值得的。


                  我們一行12人,前后兩輛車,對講機時刻保持通話,隨時可用的Wifi也非常貼心。進入野生動物公園后,隨時與交會車輛的司機溝通動物出沒信息,及時收聽公園對講機里發出的情況報告,都為我們肯尼亞一行的精彩與興奮提供了有利的保障。一路有貴人相助,我們才能好運連連,看到這么多的精彩畫面。


                肯坦邊界碑


                張紅宇介紹東非大裂谷


                  旅行的最后一站,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紅宇帶我們去了當地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和當地最具民族特色的跳蚤市場。大家盡情地選購各種物美價廉的非洲工藝品,鹿鹿和我各相中了一個烏木長頸鹿,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抱著它回家。




                                                                                             

                鹿鹿選中的長頸鹿和非洲鼓


                長頸鹿和紅宇的茶葉是猴年的祝福 


                                                      


                  在紅宇細心的安排和全程陪伴下,大家共同度過了難忘的肯尼亞之旅。


                安布塞利國家公園


                  說起戰友,我更愿意說是生命中的有緣人。


                OUTSPAN HOTEL


                  我們在年輕的時代相識,在成熟的時代相聚。


                阿布戴爾樹頂酒店ABERDARE NATIONAL PARK TREETOPS


                  彼此不再稱呼社會身份,也不再執著曾經的過去。


                納庫魯酒店


                  我們活在當下,我們祈禱世界和平,國家昌盛,不再有戰爭。


                納庫魯國家公園



                  在肯尼亞,巖姐、寧姐,老鄧,孫京,鹿鹿和我一輛車,紅宇則是兩輛車輪流跑,為我們介紹東非的風土人情。



                  10天里,大家從北到南,從東到西,從古到今,從政治到經濟,從文學到藝術,從哲學到宗教,從正統到詼諧,可謂是相談甚歡。


                安布塞利的火烈鳥


                  巖姐是我們的主心骨,大姐就是大姐,人生的閱歷,思想的睿智,令人敬佩。孫京在國外獨自闖蕩的經歷,也是豐富多彩。一邊看著動物,一邊欣賞美景,一邊調侃人生,其樂融融。




                  在馬賽馬拉的夜晚,紅宇、麗莎、小達和我坐在一起仰望星空,暢談在重大轉折和人生的坎坷中,面對生死的態度和坦然,不遜于王羲之在《蘭亭序》中的感嘆。紅宇的豁達,麗莎的勇敢,小達的堅強,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今,大家都已過了一個甲子,到了耳順之年,面對開啟的第二個人生,猶如東非草原夕陽落日時的一幕場景,紅彤彤的落日不再刺眼。


                  草地也變得更加柔和,生靈在大地上蘊育著新的生命。


                  我以為,在東非大草原的無數生靈中,惟有那聳立在一望無際草原上的合歡樹最為孤傲,它象征著不屈的意志和頑強的生命,任由其他生靈相伴。


                  肯尼亞十天的旅行短暫的好像一瞬間,在內羅畢國際機場,我們一一與紅宇告別。


                  走近機場通道,轉身看到紅宇站在機場的玻璃窗前,雙手趴在玻璃上目送我們離開,突然小達奔過去,隔著窗戶玻璃與紅宇的雙手緊緊地貼在一起,大家的眼睛也濕潤了。不論今后人生將會如何,我們的心都會連在一起,彼此相通。


                  再見了,肯尼亞大草原!祝愿世界祥和,生靈安康!我們期待著人生中的下一次再會!


                  2016年7月12日

                  

                本文配圖,大多來自團友們的攝影作品

                難忘的肯尼亞之旅

                詳細信息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