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fkpnt"></tbody>
  • <bdo id="fkpnt"></bdo>
  • <menuitem id="fkpnt"><dfn id="fkpnt"></dfn></menuitem>
    <bdo id="fkpnt"></bdo>
    1. <bdo id="fkpnt"></bdo>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div></track>

        1. <track id="fkpnt"><div id="fkpnt"><td id="fkpnt"></td></div></track>

            <li id="fkpnt"></li>

              1. <li id="fkpnt"><s id="fkpnt"><strong id="fkpnt"></strong></s></li>

                作者簡介:

                熊蕾(退休前任新華社中國特稿社副社長、高級編輯,中國人權研究會常務理事,首都女新聞工作者協會副會長)

                熊蕾老師此次攜手24位旅友們從6月25日至7月10日期間縱貫非洲東部,沿著東非大裂谷,腳踩南北赤道線,由南往北穿越在坦桑尼亞肯尼亞兩國之間,共歷時16天。


                        清晨,我們離開了山頂的恩戈羅恩戈羅野生動物旅舍,在能見度至多十米的濃霧中沿著曲曲彎彎的土山路開下來,居然還能看到覓食的長頸鹿們。

                        我們的目標是塞倫蓋蒂國家公園(Serengeti National Park)。薩姆說,這是坦桑尼亞最大的國家公園,非洲第二大國家公園,面積是14763平方公里。這個公園建于1951年,1981年列為世界自然遺產。

                        塞倫蓋蒂也是馬賽語,意思是無邊無際的平原。這片平原總共有三萬平方公里,從恩戈羅恩戈羅保護區一直延伸到肯尼亞境內,而它在肯尼亞的部分,則以馬賽馬拉(Maasai Mara)而聞名。據史蒂芬·奧布萊恩博士在《獵豹的眼淚》中介紹,這個被稱為塞倫蓋蒂-馬拉生態系統(Serengeti-Mara ecosystem)的遼闊草原,其面積是28種食草動物的遷徙模式圈出來的。它"提供了一個有400萬年歷史的巨大天然實驗室",而且"仍然滿是野生動物,完全沒有受到現代人定居之害"。他說,塞倫蓋蒂無與倫比的物種多樣性直到1957年才為世人所知。這里有大約70種大型哺乳動物,500多種鳥類。關鍵物種角馬今天的數量超過170萬只,此外還有26萬斑馬、47萬羚羊以及以它們為食的肉食食肉動物,這些動物組成了地球上單位密度物種最為豐富的大型動物群。

                        這個門,是塞倫蓋蒂與恩戈羅恩戈羅保護區的分界。我們在這里告別了恩戈羅恩戈羅保護區,進入塞倫蓋蒂曠野。

                        進入塞倫蓋蒂國家公園大門后,司機兼導游先讓我們登上一座石頭小山觀景。這小山居然也叫洛基山:Rocky Hill。

                        放眼望去,真是開闊。其實在非洲驅車追獵,看動物還是其次,更主要的是和城市的水泥叢林換一個環境,在大草原馳騁,放飛心情。

                我們很快就看到了一只豺。

                瞪羚和斑馬多的已經讓我們可以視而不見了,除非視角奇佳,根本不舉相機。

                        經驗豐富的司機兼導游們不久就帶我們看到了一只臥在草叢中的獵豹。五輛車順著草地上的車轍,圍成大半圈,真正成了"圍觀"。獵豹顯然有些緊張,卻也沒有動,好像還比較冷靜。

                開始獵豹一直背對著我們。但不管角度如何,我們不動也不出聲,等著獵豹轉過臉來。

                獵豹的臉側過來了。

                終于看到了獵豹的正臉,看到了它臉上那著名的淚紋。

                        《獵豹的眼淚》說,非洲獵豹的遺傳多樣性比其他貓科動物低90%到99%,其生殖特征也都有顯著缺陷。整個物種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巨多其原有的遺傳變異性。最簡單的解釋就是在歷史上曾發生過一次幾近滅絕的事件,隨之而來的就是近親繁殖。哺乳動物有著與生俱來的避免與近親交配的遺傳本能。

                        奧布萊恩說,獵豹瀕臨滅絕的事件據信發生在大約1.2萬年前的更新世末期,也就是北半球最近一次冰期發生的地質歷史時期。在此之前,至少有4種獵豹遍布歐洲、亞洲、非洲和北美洲。但在最后一次冰川退縮后,獵豹突然大范圍消失,僅余非洲、印度和中東還有一些獵豹分布。與獵豹在全球分布銳減大約同時,生活在同樣這幾個大洲的大型哺乳動物消亡了四分之三。這次全球性滅絕來得突然,是哺乳動物7000萬年的歷史上,物種消亡范圍最廣的一次。這次滅絕事件在很短時間內就消滅了35到40種大型哺乳動物,包括大地懶,乳齒象,劍齒虎和美洲擬獅。沒有人確切知道其原因。有人說是氣候變化,有人歸罪于人類的狩獵壓力,也有人說是這些大型哺乳動物或其捕食動物罹患毀滅性傳染病的結果。

                        這場災難造成了這些物種的"種群瓶頸"。種群瓶頸是指某個種群的數量在演化過程中由于死亡或不能生育造成減少50%以上的事件。種群瓶頸發生后,可能造成種群的滅絕,或種群恢復但僅存有限的遺傳多樣性。獵豹通過了"種群瓶頸"。它們的數量下降得如此之低,迫使它們放棄了避免近緣交配的本能而與近親交配,因為幾乎沒有其他的交配選擇。近親繁殖想必持續了好幾代,才形成了現代獵豹中所見到的遺傳枯竭的水平。

                        奧布萊恩博士在《獵豹的眼淚》中非常生動地描述了他想象中的那個場景:很久很久以前,獵豹還在與當時興旺昌盛的食草動物和食肉動物一道在全球漫游。在某個地方,一只懷孕的年輕雌豹爬進一個溫暖的洞穴,蟄伏起來,度過嚴冬。春天來了,她和她的幼崽緩緩爬出洞穴時,它們面對的世界卻全然不同了,當地的獵豹和大型食肉動物全都消失不見,成了一次全球大屠殺的受害者。"作為一個新種族的創始者,一個創造了這樣一個宏偉的進化杰作的累積遺傳適應性的蓄積庫,她要與她的兒子交配,以繼續這一物種得以恢復的遺業。我的腦海中浮現出那位獵豹媽媽淚流滿面的情景,那眼淚在那以后給每一只獵豹的眼下都留下了擦除不掉的淚紋。"

                告別了獵豹,我們繼續在草原上追獵的巡游。風吹草低處,羚羊在奔跑。

                綠樹小河中,河馬在洗澡。

                又見河馬上了岸,遠遠低頭在吃草。

                那邊樹上有情況!原來樹杈上一只花豹在睡覺。

                花豹大大咧咧睡的香,旁邊一個樹杈上還掛著它沒吃完的兩條羚羊腿。

                這幾張都是驢友大徐用長槍拍的。

                再往前走,看到了一窩獅子。

                可惜離得太遠,用望遠鏡好看,拍照可就夠不到了。

                中午野餐的地方,有好多蹄兔。

                午餐后接著追獵巡游,欣賞到步態總是那么優雅的長頸鹿。

                后面還跟著小貝貝。

                路過一條小河溝,清楚地看到臥在水中兩只河馬和趴在岸邊石頭上的一只鱷魚。

                河馬走開了,鱷魚還是一動不動。

                即將結束一天的追獵開往酒店時,看到路邊一只羚羊尸體和旁邊的禿鷲。薩姆停車,讓我們靜候。

                只見禿鷲開始撲上來,先是幾只。

                然后越來越多。

                很快就把羚羊尸體從路邊拖進了草地。

                真是饕餮大餐啊!

                到了塞倫蓋蒂路寶野生動物旅舍(Serengeti Lobo Wildlife Lodge),一切歸于平靜。

                我們欣賞塞倫蓋蒂的落日。

                猴子也在欣賞。

                塞倫蓋蒂的夕陽和蒼茫的草原,一個多么寧靜的世界!


                       我們此行非洲的一個強烈愿望是看角馬過河。但是我們誰也不曾料到,這個愿望在來到塞倫蓋蒂的第二天就能實現。

                那天早上的日出沒有多大的彩,但是天氣卻不錯。

                酒店房間的窗外也是塞倫蓋蒂的大好風光。

                驅車出發沒有多久,就看到了草叢中的這只大象。

                長頸鹿和斑馬

                野牛和瞪羚,真是一派祥和氣象。

                然后就看到大批大批的角馬往馬拉河(Mara River)方向移動。

                因為沒有想到當天會看到角馬過河,我們還在優哉游哉地尋找追獵的目標。遠遠望到草叢中的一只獅子,我們還挺興奮。

                與大群的角馬相比,獅子好像孤零零的。

                薩姆他們可著急了,告訴我們,角馬過河一般都在上午,從我們酒店到馬拉河邊開車要兩個半鐘頭,不要在路上耽誤時間了。

                趕到河邊,才知道一群角馬剛剛過河,只剩下幾十只聚在對岸有些陡峭的岸邊往上爬。那邊就是肯尼亞的馬賽馬拉了。

                河中斑斑點點,薩姆說那都是角馬的尸體。很多角馬在過河時死于同伴的踩踏,多過喪生于鱷魚之口。

                        只趕上角馬過河的尾聲,我們頗有些遺憾。以為今天看不到什么了,那就拍個馬拉河的風光片做個紀念吧。

                        發源于肯尼亞高地(Kenya Highlands)的馬拉河全長只有395公里,卻是塞倫蓋蒂-馬拉生態系統的第一大河,更因角馬遷徙在這里渡河而名揚世界。它有60%在肯尼亞,40%在坦桑,最后注入維多利亞湖。

                我們雖然有些失望,但是薩姆他們卻覺得還有希望,因為還有角馬在向河邊集結。

                為免我們擋住角馬過河的路線,司機兼導游們開車轉移到離可能的角馬渡河點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果然那些角馬來到了距離河岸不遠的一片樹叢后面。

                停了一會兒,角馬群開始往河邊移動。

                可是沒走幾步,這些角馬又掉頭了。

                        薩姆他們認為角馬的猶豫是因為發現了我們,便指揮所有車輛再次后撤。如此避讓了三次,我們都有些擔心角馬會不會放棄。薩姆卻非常肯定地說,這些角馬今天是一定要過河的,因為這個地方不大,集結了這么多角馬,它們是待不住的,后來的角馬沖也要把它們沖下河去。

                        那就安心等待好了。可是薩姆他們突然啟動車輛,風一般地開到了這個河套三角地區的另一邊。原來他們發現另一群角馬正要在那邊渡河。難道角馬也會聲東擊西?

                        我們趕到這一邊,薩姆停在了一個絕佳的位置,角馬渡河的壯觀景象就在我們眼前展現。其實塞倫蓋蒂-馬拉生態系統內的動物遷徙一年到頭都在進行。這種遷徙是由食草動物主導的,因為它們總要尋找最美味新鮮的草,所以總是跟著適合它們口味的草走。而角馬是這片土地種群數量最多的食草動物,角馬群的遷徙自然也最為引人注目。維基百科說,角馬的遷徙是定時按順時針方向走一個回路。從雨季的1月到3月,是在塞倫蓋蒂適合它們產仔的地方,產仔通常在2月,兩三個星期的時間生下50萬左右的小角馬,但是成活率極低,因為它們極易遭到肉食動物的捕食。到了5月塞倫蓋蒂這邊的雨季結束,它們開始移向塞倫蓋蒂第二大河格魯米提(Grumeti)呆到6月下旬,差不多在7月初渡過馬拉河到肯尼亞的馬賽馬拉(Maasai Mara),此時那邊雖不是雨季,但是雨水還是比塞倫蓋蒂多些,草也好些。我理解,在其他季節的遷徙中,角馬大都分散活動,唯有在渡馬拉河時它們最為集中,這個過程也最為壯觀,因此也最為吸引游客,是驅車追獵一個最大的熱點。可是并不是所有追逐角馬過河的游客都能看到這一景觀,有的人來了五六次也沒有看到。我們此次非洲之行設計路線的驢友兼領隊漢平做了大量的研究,確定了這個時間來看角馬過河,這比通常認定角馬過河的時間要早一點,所以連我們的司機導游們都不敢保證我們能看到。

                然而我們卻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角馬過河。

                河里有一只角馬被鱷魚咬住正在掙扎,旁邊成百上千的角馬呼嘯著沖向對岸,對可能以自己的犧牲換來它們安全的同胞不置一顧。

                有小角馬初初下水有些不知所措地往回跑,它的媽媽已經上到對岸,也只是駐足觀看,其他角馬則沒有任何反應。

                好在我們基本目擊了渡河全程的這一批角馬,除了被鱷魚抓住的那只,都安全過去了,沒有發生踩踏事故。

                有兩只小角馬到了對岸上坡時滑了下來,有一只似乎還受了傷,也沒有得到任何幫助。我們看得好糾結。好在小角馬自己沒有放棄,艱難地爬到坡頂,我們大家不由歡呼叫好。

                只可惜被鱷魚咬住的那只角馬幾經掙扎,甚至半個身子竄出水面,卻還是未能掙脫鱷魚的撕咬,終歸陳寂。

                維基百科說,從塞倫蓋蒂到馬賽馬拉800公里的遷徙旅程中,每年有25萬角馬喪生。

                看完角馬過河再看塞倫蓋蒂的動物們,真有些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了。

                只有碰到這樣有如靜物的水鳥

                還有這樣步態的長頸鹿

                這樣趴在路上的陸龜

                這樣大群的鴕鳥

                這樣展翅不飛的大鳥

                這樣一大家子的大象群,大家才會舉起相機。

                大象是這里最長壽的哺乳動物,可以活到70歲!

                得住機會還拿手機給長頸鹿拍個特寫。

                也不時地拍些風光甜水片。

                司機導游們都不知道該把我們往哪帶了,帶到這條滿是河馬臭氣熏天的溝溝,告訴我們這就是塞倫蓋蒂的第二大河格魯米提。

                驢友大徐拍到了河馬張嘴,也不容易。

                午餐營地又是在河馬池邊。

                審美都有疲勞,何況審丑?

                但河馬也有這樣的溫馨,還是很感人啊!

                為什么這個角馬的尸體無人問津?薩姆說,它一定是被毒蛇咬死的,有毒,所以食腐動物都不會碰。

                在塞倫蓋蒂的最后一晚,是在巴拉蓋提塞倫蓋蒂旅舍(Mbalageti Serengeti Lodge)度過。

                這里有俯瞰大草原的游泳池。

                有放眼草原遼闊的餐廳。


                可以在餐廳看日出日落。


                塞倫蓋蒂,真不愧是非洲七大奇觀之一!


                關注往期:跟隨熊蕾老師的游記追獵非洲東部:曼雅拉湖國家公園 、恩戈羅恩戈羅保護區

                塞倫蓋蒂馬賽馬拉奈瓦沙湖博格利亞湖水牛泉桑布魯



                回復#肯尼亞+姓名+手機#
                肯尼亞龍人旅游公司為您全程定制
                龍人專業旅游顧問
                會陸續推出適合您的旅游路線

                旅行顧問 (內羅畢):
                RUBY    +254 (0)708159102
                MIRANDA +254 (0)726633102
                SHERRY  +254 (0)722600131
                旅行顧問 (北 京):
                HELEN   13810433456
                VICTOR  13581667918
                TITY    15901331301
                GARRY   13552255110

                這里顛覆您對非洲的印象
                這里顛覆您對旅游的概念
                這里有您想要的旅行
                肯尼亞歡迎您
                非洲歡迎您

                  








                塞倫蓋蒂--跟隨熊蕾老師的游記追獵非洲東部

                詳細信息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一选五预测软件